凑泊

ᴵ ᴰᴼᴺ'ᵀ ᴸᴼᵛᴱ ᵞᴼᵁ ᴬᴺᵞᴹᴼᴿᴱ. ᴳᴼᴼᴳᴮᵞᴱ.

他容颜惊艳了时光之外的人,篡改了现实,纷扰了众生,在不经意间插足了一个人美妙的人生,殊不知引起的哗变与喧涛。


trWHYauer

How much time has passed
究竟过去了多久
There's still nothing here
这里仍旧空无一物
I felt cold to the bone
我感到寒冷彻骨
It's like a lost soul forever
像迷失的亡魂一样永远游荡
Sometimes I think
有时候我在想
When will this long loneliness end
这样漫长的孤独何时才会终了
Until we passed each other in the vast sea of people
直到我们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
My sorrow is reflected in your eyes
你眼中所倒映的是我的悲哀
But it's all gone never to come back
可一切都已经过去  也不会再回来

Why do my tears flow
为何我泪流不止
The world of darkness is crumbling
在这个崩溃了的黑暗世界
I have nowhere to go
我无处可去
There was only life left in the silence
寂静之下只剩生命流逝
I reached out my hands and couldn't touch anything
我伸出了双手却无法触碰
Our commitments are in tatters
我们的承诺支离破碎

Dein wort ist noch im ohr
你的话语仍犹在耳畔
Ein riemen der tränen der bitternis
声声泣血 字字锥心

I tried to save it but there was nothing I could do
我试图去挽救却无能为力
I took all the sin on my own and leave
只剩我背负所有罪孽离去

Can we really meet again as I wish
我们真的能如我所愿那般相遇吗
Tell me why your face is so sad
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难过
Will you cry for me
你要为我哭泣吗
Do you really want to know the truth
你真的想知道全部真相吗
What does it look lik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尽头的光景是什么样子
The sky is too far away
那片天空实在太过遥远了

Your voice is so close and out of reach
你的声音那么近 又遥不可及
The story is not over yet
故事还没有结束
But how can I do
可我又能怎么做呢
I'm going to disappear
我将要消失殆尽
Hold me tight until then
在那之前请抱紧我

“梦是什么?”
“是现实的延续。”
“现实又是什么?”
“是梦的终结。”

我们背道而驰 并渐行渐远


MURDER ANECDOTE
AND
WEIRD PURGATORY

谋杀异闻录

#配图源网络转侵删

◇仅以表达个人
◆三观不正的扭曲之作


        “他们曾活在人世,这比他们的毁灭更为真实。”
                                ——泰戈尔《琼浆》










以下正文:

Chapter0  SHADOW

  
         深夜。
         这么说或许不太合适,光线晦暗不明的感觉更像是清晨,现在确实是白日,他还记得自己上床睡觉的每一个过程,不管怎样他都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天色灰蒙蒙,可能酝酿着暴风雨,阴沉压抑无比,分明没有云,却有什么东西在其中翻滚,像是发生海啸几个小时前的平静的海面下是层层卷起的狂涛,暗流汹涌。
         他走在一条奇怪的街上,奇怪是因为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街边是破败的建筑,褪色的广告,掉漆掉砖的墙壁,处处散发着萧条的味道,那些黯然而老旧又灰白的色彩,让他想起因切尔诺贝利核实故而荒废的普里皮亚季⒈。  
         他走过一个十字路口,薄雾中隐隐约约的红绿灯突兀的亮着,在清晨的雾气中像两眼睛一样,刺透浓苍白的雾注视着他,他沉默地望着这诡异的一切,也许是他梦游到了哪座“鬼城”⒉。
         奇怪的是,他没有任何害怕和紧张,他只是觉得诡异,仅此而已,还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甚至都不觉得疑惑,仿佛他本来就应该在这里。
         从四面八方来的风吹起衣摆,擦过耳边发出的悲鸣一样的呼啸,从空隙处钻入拂过皮肤。
         他拉了拉风衣的领口,感觉有些冷,不是因为气温太,而是某种来自内心的寒意。
         他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多久,他似乎不知疲惫,身体机械地不停完成行走的动作,也许他在向着某个遥远的目的地行进着,但他却有预感自己永远都不会抵达,可他还是努力向前走,身体仍然徒劳地工作。   

        于是他睁开眼睛,看着在黑暗中轮廓模糊的天花板。

         那里没有希望,也没有尽头。

  
                                           TBC

PS:⒈普里皮亚季:位于乌克兰,因位于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疏散区内而成为被彻底废弃的城市。 
      ⒉鬼城:按新规划高标准建设的城市新区,这些新城新区因空置率过高,鲜有人居住。

You break through my darkness like the light of the dawn

你如破晓之光斩破我周身黑暗

So I dedicate this song to you

故而将这首歌献给你

Until the sound disappears in the light

直到声音在光中消失

One day you will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my words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话语的深意


I know I can't love you more

我深知我以无法爱你更多

So don’t crying

所以停止哭泣吧

The future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

还有未来近在眼前

Walk the way you like

用你喜欢的方式走完这条路吧

Go ahead


You stand in the storm

你站在暴风雨中

Let the rain kiss your wound

让雨水痛吻你的伤口

And sorrow fill the empty black hole

任由悲伤填满空虚的黑洞

So much for loneliness, you say

你说所谓孤独也不过如此

Even if the world is ever changing, you will always be the same

纵使世界千变万化 你也始终如一


You walk alone in an empty street

你独自漫步于空无一人的街道

Looking at your lonely back

望着你孤独的背影

I swallowed my words in tears

我咽下了想说的话 泪如雨下

I know it was an involuntary choice

可我知道那是你不由自主的选择

You lose eveything you can lose

你失去了可以失去了

There's nowhere else to go

再也无处可去

People say that pain is so long

人言痛苦是长久之事

But I no longer want to hear your reason for leaving

可我已不想再听你离开的理由


         白柔然把手放在他脖子上,慢慢收紧,她垂下头,神色沉静而且认真地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她那双看似瘦削、手指纤长、苍白无力的手,力道却如同铁钳一般,她的指节因为用力过度,骨骼凸起之处微微泛白,根根经络浮现在手背上,柔软的肌肤下有些坚韧的脆弱喉管与喉结顽强地抵抗着这份可怕压力。

         她的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看着他的脸,他很平静,没有任何想要反抗的意思,这让她感到不解,越发加重了指下的压力。

         痛苦的挤压感,他的呼吸越发紧迫和急促,甚至逐渐感到无比困难,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因缺氧大脑胀痛发晕,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使他开始泛恶心。

         但他努力微笑着,看着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她眼中的痛苦与悲哀是那么清晰,仿佛被扼住喉咙的不是他而是她。

         忽然他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脖子上的禁锢骤然消失了,他条件反射地咳嗽起来,气管火辣辣的疼,她抚摸着他脖颈上泛红的指印,慢慢垂下头,枕在他胸口。

          “你为什么不反抗?”闷闷的声音在胸口震动。

          “因为你不想杀死我。”而且我也掰不开你的手,如果你真的想让我死,我也没有任何胜算。

          “杀了你只会让你变成死人,又不会让你爱我。”
  

          寂静了很久后,她突然说:

          “下一次不会了。”
          她闭上眼睛,声音弱了下去。

          他愣了一下,他没听懂这句话,可白柔然却像是睡着了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发出浅浅的呼吸声。